涌泉新闻
「最乐天堂」推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为什么要以产业协同为先导?
2020-01-11 16:47:58  阅读:4338  

「最乐天堂」推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为什么要以产业协同为先导?

最乐天堂,5月22日,第一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在安徽芜湖举行。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既是大势所趋,也是内在要求。长三角地区以占全国2.2%的国土面积、15.2%的人口,在2017年创造了占全国23.8%的国内生产总值、25.6%的财政收入和36.5%的进出口总额,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点,具有极强的示范和辐射带动作用。长三角各地区资源互补性较强,实施一体化战略有助于要素在区域内的自由流动与优化配置,促进本地区市场的扩大与经济发展;并且,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五个中心”需要与长三角其他城市通力协作共建。

产业协同是长三角一体化的核心内容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以及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和区域合作办公室等跨省市合作机制的实体化运作,行政藩篱的影响正在逐步被弱化。让区域内每个城市、实体切实感受和一体化的成果,内生地激发一体化发展的意识、凝聚力、驱动力和创新力,是下一步深化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关键,这涉及到区域内各方在基础设施、科技创新、产业布局、生态环境和市场体系等关键领域的战略协同与合作。其中,以产业协同为先导,通过产业一体化推进长三角地区全面的一体化,是一条有效路径。

为什么要以产业协同为先导?理由有二:其一,区域经济的发展取决于其产业结构状况,产业发展是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支撑主线,如果产业能在区域内实现合理布局、协同发展、合作共赢,使本地区享受到一体化带来的巨大成果,无疑会最大程度激发各方的协作热情和动力,助推一体化加速发展;其二,产业协同是长三角一体化的核心内容,产业一体化能自发形成对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市场体系等领域一体化的强大需求,带动长三角地区全方位的一体化。

如何在长三角地区实现产业协同及一体化?首先,从市场角度看,每一时点的产业结构内生决定于该时点给定的、且随时间可变的要素禀赋结构。通俗地说,就是长三角各地区的产业选择要与自身的资源禀赋条件相匹配。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协同意味着每一地区根据自身要素禀赋结构来构筑与此相适应的产业结构,让市场机制在产业发展和转型中发挥主导作用,使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自发进入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并且,随着经济的发展、技术创新水平提升,要素禀赋结构会同步升级,由此带动产业结构升级转型。

其次,在长三角产业一体化过程中,既要有“有效的市场”来配置资源,也要有“有为政府”进行持续的制度创新和制度供给,弥补市场缺陷,消除产业发展中的制约因素;改善营商环境,对企业或个人的创新创业活动进行适当的激励和引导;围绕国家战略,加强长三角地区产城联动,培育大市场,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和产业集群,增强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构建以多层次产业布局体系为载体的产业协同

现代产业具有规模经济性质,规模经济的实现需要更大的一体化市场支持,这可以从两方面来实现:一是各地区同类产业进行差异化生产,差异化产品拥有各自的消费市场,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无差异产品对同一个市场的恶性争夺,这意味着差异化产品面对的市场远远大于无差异产品,更容易实现规模经济;二是将分割的局部市场融合形成一个统一大市场。上述两个条件,都需要政府从战略高度进行适度引导,通过产业协同发展政策协调地区间的分工,鼓励同类同层次产业差异化发展,避免同质化竞争。如长三角的化工产业协同,即不同地区根据自身要素禀赋特点生产差异化的化工产品,再通过长三角市场一体化扩大每种差异化产品的市场,从而实现差异化产品的规模经济。这实际上是政府推动的市场创造,使每类差异化产品市场扩大,不再局限于本地市场。如此,长三角的产业协同发展和市场融合,将改善生产同构、恶性竞争、产能过剩的情况。

长三角地区(尤其是江浙沪)虽然人均收入非常接近,但资源禀赋、技术等方面存在明显的梯度层次。以最基本的禀赋结构——资本劳动比为例,在省级层面上,目前沪、苏、浙、皖劳均物质资本(指物质资本与从事该行业的从业人员之比)分别为117422元、74018元、52324元和9252元,形成以上海为金字塔尖的四个层次;从(地级以上)城市层面看,则形成以上海为引领,杭州、南京为第二梯队,苏州、无锡、宁波、常州、合肥为第三梯队,扬州、镇江、嘉兴、湖州、芜湖为第四梯队,其他城市为第五梯队,且相邻梯队间落差较小的多层次城市群格局。知识资本也有类似的分布模式。倘若各城市不盲目追求产业高大上,揠苗助长,而是基于禀赋结构供求平衡原理实施产业选择,整个长三角地区的产业布局将形成上述五个阶梯的空间分布,以上海作为最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中心和科技创新策源地,依次递减地向其他四组城市群梯度扩散。这种以多层次产业布局体系构建为载体的产业协同,辅以各级政府在促进科技创新、资金融通、知识产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和消除行政割据等方面的制度保障,以及针对同类同一梯度产业实施激励产品多样化和差异化发展、促进市场融合的产业引导政策,既有助于区内要素有序流动,合理配置,降低交易成本,避免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又有利于区内产业梯度转移、转型升级和区域竞争优势整合,对助力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的一体化发展、更高层次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推进全国更高起点改革开放有重要意义。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

栏目主编:王珍 文字编辑:王珍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 上一篇:比缤智好看n倍还大,12寸屏幕,全系无手刹无钥匙,只卖7万多
  • 下一篇:投资人看下沉市场:1024名用户告诉我们的5个关键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