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新闻
「ag8ag亚游官方网」他盲目仇洋、极端排外,发动反洋教起义,却滥用私刑
2020-01-11 14:48:51  阅读:1428  

「ag8ag亚游官方网」他盲目仇洋、极端排外,发动反洋教起义,却滥用私刑

ag8ag亚游官方网,(图)外国人所画的清朝画像

美国历史学家费正清曾说,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中西文明相碰撞的历史,正是在西方文明的撞击下,中国近代盛开了进步之花。不过,我们也不难发现,从晚清到民国,中国社会变革的进程其实缓慢而曲折,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原因在于一家独大的儒家文化,使国人变得十分保守和封闭。即使在中西文明的碰撞中一败涂地,许多人仍固步自封,抱守残缺。1902年,发生在湖南邵阳由贺金声领导的揭贴反教事件,就是一起典型的盲目仇洋、极端排外闹剧。

贺金声(1853-1902年),原名尚义,字忠怀,号直方,别号意诚,邵阳东乡(今邵东)峦山岭人。虽然自幼攻读《论语》、《孟子》等儒家经典,但他的科举之路并不顺畅,28岁才考取秀才,其后乡试屡试不第。随着年龄增长,他放弃了科举之路,在乡下私塾任教,但仍潜心研究经世致用之学。据说他最喜欢读的书是《孙子兵法》和戚继光的《纪效新书》,欲效法前人,匡时救世。

贺金声家境殷实,生活方面并无压力。但作为知识分子,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济世情怀,总是挥之不去。居乡期间,贺金声行侠仗义,热心公益,获得了较高声誉。光绪十六年(1890年),他参与揭发县令孙彦成贪赃枉法,名震乡里。光绪二十年(1894年),新任知县毛隆卓委任他为邵阳东乡团总(地方保安团头目),期间对横行乡里的地主恶霸进行整治,颇受乡民称赞。随着贺金声在当地影响力的提升,他与黑白两道的人物均有接触,特别是与秘密结社组织哥老会来往密切。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中国北方地区爆发以“扶清灭洋”为口号的义和团运动,导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接着,湖南衡阳也发生反洋教事件。深受经世致用思想影响的贺金声,见此机会亦蠢蠢欲动,引起了官府的注意。时任湖南巡抚俞廉三,担心贺金声煽动百姓聚众闹事,于是采取笼络政策,将其收编。俞廉三委任贺金声为巡防营翼字右营管带,并令其回乡招募壮丁三千人带往省城,由提督张庆云监督操练。

(图)义和团,又称义和拳。义和团运动又称“庚子事变”

清末新兵制中,管带属于中级军官,相当于如今各省武警总队下属的支队长。贺金声从一名地方保安团头目,擢升为省里正规部队的支队长,简直是坐上了直升飞机,自然受宠若惊。贺金声以为自己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十分感激俞廉三的提携。怀着感恩图报的信念,贺金声积极向俞廉三进言献策,同时推销自己的政治主张。就任管带一职才两个多月,他就四次上书俞廉三,提出了“抗议和”、“救京师”、“赶行在”、“救桑梓”、“画地自守,拥兵自固”等许多建议,甚至请求截留湖南每年所分担的甲午战争赔款和上缴朝廷的税金,用作军饷。可是,在俞廉三看来,贺金声的这些建议和主张多属于异想天开,甚至是妄议朝政。为避免滋生事端,俞廉三只是以“天时未至”的理由敷衍贺金声,心底里却加强了防范。

光绪二十七年(1900年)春,邵阳境内因旱灾闹饥荒,贺金声申请回乡赈灾。当时官府已调拨救灾粮食两万担,但仍然不够。贺金声便向地主豪绅筹捐钱粮,不料遭地主豪绅联合抵制。敬酒不吃那就让你吃罚酒,贺金声一怒之下将为首者捉拿关押,其他人见状只好乖乖出钱出粮。虽然是强行摊派,却深得百姓拥护,贺金声的威望因此大大提高,人们称之为“贺青天”、“活(贺)菩萨”。

赈灾结束后,贺金声回归巡防营当管带。此时,北方义和团被剿灭,清政府与入侵国签订了《辛丑条约》。除了巨额赔款之外,清政府还承诺镇压仇洋排外活动,确保外国人的安全。在湖南,衡阳教案亦被镇压,并以赔修教堂、赔偿损失结案。这样一来,西方传教士在中国的活动更加活跃。贺金声见此情景义愤填膺,又一次上书俞廉三,提议停止增设教堂,公平处理教案,责令传教士收敛行为。但是,这种大事,根本不是一个湖南巡抚所能决定的。俞廉三收到贺金声的建议书后,自然又是置之不理。

如果只是上书妄议朝廷,俞廉三还能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动摇了俞廉三继续对贺金声实施笼络政策的信心。当时,有英国武官来湘访问,省城各军营都恭谨迎接。惟独贺金声公然宣称:“若来我营,必刃刺之!”英国武官不得不取消了贺金声军营之行。此事让廉三十分恼火,觉得贺金声像一颗定时炸弹,终将酿成事变,有损于己。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二月,俞廉三免去贺金声的管带职务,另外给他安排一个营务处提调的闲职,也就是解除了贺金声的兵权。

(图)外国人所画的清朝画像  

当年六月(7月),官场失意的贺金声借口省亲,告假还乡。贺金声返乡后,发现邵阳境内的传教活动竟然越来越活跃。德国传教士康满,已在邵阳建造了一座美轮美奂的教堂。当地劣绅李元箸,则纠集一帮人,假借衡阳传教士的名义,在邵阳租民房开设福音堂,并承揽写状纸打官司的业务。他们宣称,需要写状纸打官司的人,如果入堂从教,包准打赢官司。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入教。李元箸向他们收取一元起至一百数十元不等的费用。贺金声听说后十分气愤,扬言严惩李元箸,吓得李元箸仓皇逃亡外地。当时邵阳谣言满天飞。有谣言说传教士在水中投毒,导致当地疾病流行。还有谣言说传教士到处挖眼、割肾、剖胎,残害中国人。

为打击传教活动,贺金声决定以原团勇旧部为基础,组建一支反洋教起义军。八月初十(9月11日),贺金声在邵阳东乡佘田桥召开乡民大会,竖起“大汉灭洋军”旗帜,宣布“起义”。他自称元帅,任命同乡好友粟道生、赵学圭为左、右军师,乔直臣、赵铁掌、赵宣、蒋玉龙分别为四路将军,刘兆鹏为前敌先锋。为扩大队伍,又派遣骨干成员分赴各地招募义兵,并联络各乡团防局和各地哥老会成员响应起义。

起义前夕,贺金声抓到一名据说是衡阳传教士派来探听虚实的探子,名叫朱二。乡民盛传此人被洋人收买,经常拐骗儿童。贺金声于是将朱二关在囚笼里,押解游遍邵阳各乡。游行过程中,府县曾派人前来阻止,要求将朱二送官府审讯,但被拒绝。八月十三日(9月14日)游行完毕后,贺金声将朱二押往中乡灵官殿,用火将其活活烧死。

八月十四日(9月15日),贺金声通告府县,必须将德国传教士康满交出来,像朱二一样烧死,不然数日后将派人进城搜查。这份通告不仅赤裸裸地威胁官府,而且口气狂妄。贺金声还发布《奉劝各国教士文》和《拿教犯书》,派人四处张贴。《奉劝各国教士文》历数外国传教士的罪行,强烈要求各国召回传教士。《拿教犯书》则号召乡民捉拿传教士和教民,每抓获一名,奖赏五百元。

(图)外国人所画的清朝画像

八月十八日(9月19日),贺金声率起义军进入邵阳城,声称捉拿德国传教士康满。但府县事先已派人将康满护送至省城,贺金声捉拿传教士的计划落空。

由于起义十分草率和仓促,准备工作很不充分。起义军进城后进行整编,才发现武器、给养严重短缺。许多应募而来的乡民,没几天便扫兴而去。贺金声也未制定长远的战略目标和统一的行动纲领,起义军无法形成凝聚力和战斗力。

眼看局面难以收拾,八月十九日(9月20日),贺金声再次上书俞廉三,希望得到支持,并提出招兵三万的计划,要求拨饷项器械予以资助。

私自招兵买马,已涉嫌叛逆之罪,贺金声此时居然还寻求官府支持,实在很幼稚很天真。就在两三年前,清朝廷曾经利用义和团去抗击外国侵略,结果连帝都北京都被八国联军攻陷,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匆匆逃命西安,最后不得不乖乖求和,签订不平等条约。已经吃过一次大亏,官府怎么可能重蹈覆辙。何况,贺金声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当年的义和团相提并论。

也许贺金声一开始并不是真的想起义,只是虚张声势向俞廉三施压,以求达到反洋教的目的。后来由于局势失控,贺金声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玩真的了。但起义这种游戏真不是那么好玩的。

湖南巡抚俞廉三得知贺金声起义后,决定痛下杀手。八月二十二日(9月23日),俞廉三派候补知县罗正钧前往邵阳,会同府县捉拿贺金声。在此之前,俞廉三已进行了周密的军事部署。先是派遣一支官兵,以防边为名,星夜赶往邵阳。然后调另一支官兵,驻守在湘乡县永丰、界岭等处,作为策应。又令驻扎在衡州的一支官兵,暗中加强戒备。军队部署完毕后,俞廉三打算先实施诱捕。如果诱捕失败,再进行军事围剿。

罗正钧到邵阳后,与宝庆知府潘清、邵阳知县陈玉麟密商妥当后,共同去见贺金声。罗正钧佯称俞廉三采纳了他的建议,特来宣慰,让他准备与知府潘清一道去省城共商大事。陈玉麟则假称要在府学设宴欢送。贺金声信以为真,带粟道生、赵学圭等人前往府学赴宴,谁知一进去就被事先埋伏在那儿的官差逮捕了。接着,俞廉三派至邵阳的那支官兵入城控制了局势。

(图)外国人所画的清朝画像  

八月二十五日(9月26日),贺金声得知次日将被押送省城,自知必死无疑。当天夜晚,他写下四封遗书,分别给俞廉三、母亲、亲友、族人。并自撰挽联:“视死早如归,说甚么力锯鼎烹,使人寒胆;一身安足惜,只天下颠连困苦,令我伤心。”第二天,贺金声被官兵枷锁解往长沙。据说沿途乡民纷纷焚香请愿,要求宽大处理。俞廉三担心群情激变,令押送者出邵阳县境后就地处决。八月二十七日(9月28日),贺金声被杀害于青树坪。

一位在乡民中拥有崇高威望的人物,就这样以悲剧收场,不能不让人惋惜。一百多年过去了,当我们再次审视这位乡村知识分子的人生轨迹时,依然对其盲目仇洋的心理难以理解。

邵阳地理位置较为偏僻,贺金声起义之前,西方传教士涉足邵阳的传教活动并不多。贺金声也从未直接与传教士打过交道。贺金声对洋教的了解,仅限于道听途说。贺金声上书俞廉三所说的传教士到处挖眼、割肾、剖胎、投毒,全系查无实据的谣言。贺金声作为读书人,应当不难辨别。实际上,西方传教士纷纷来华传教,大都是以办医院、办学校的方式吸引中国人入教,颇受底层百姓欢迎。各地发生的杀害传教士案件,几乎全是保守势力挑拨离间引发的。既然贺金声爱护百姓、热心公益,照理说不应仇洋。因此,贺金声仇洋,仇得有些莫名其妙。

贺金声出身于地主家庭,自幼被灌输尊经崇古思想,可能是他盲目仇洋的一个重要原因。青少年时代的贺金声,就极度仇洋。不仅仇恨洋人,而且仇视一切舶来品,连修筑铁路、架设电线都极为反感。当年在岳麓书院读书时,看见长沙正在架设电线,用作电杆的木材堆放在湘江边。一天夜里,他竟然潜入湘江边的木材堆放场,放火烧毁了全部木材。为逃避官府追查,他不得不从岳麓书院辍学。

贺金声所处的年代,正值洋务运动兴起,中国已开始学习和引进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可贺金声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同乡前辈魏源“师夷制夷”思想的影响,始终极度保守。贺金声起义前的1898年,清朝廷又经历了戊戌变法。虽然变法失败,却进一步激发了有识之士向西方寻求救国真理的热潮,许多年轻人出国留学,学习西方科学与文化。但生活在邵阳乡下的贺金声,仍在埋头研究他的儒家经典和所谓的经世致用之学。贺金声的朋友quan,也都是些守旧的顽固派。除了参与起义的粟道生、赵学圭等人外,戊戌变法时奏请杀康有为、梁启超的顽固派代表人物曾廉,也是他的莫逆之交。

贺金声发动的反洋教起义,最终没能伤害到任何传教士,反倒是滥用私刑烧死了一个名叫朱二的中国人。实际上,朱二并不是传教士的探子,而是当地一名不务正业的游民。说他拐骗儿童,亦无证据。烧死朱二,并非朱二罪有应得,而是贺金声另有所图。贺金声是想激起乡民对传教士和教民的仇恨,从而发动更多的人参与起义。显然,这种以欺骗手段发动的起义,毫无正当性可言。

贺金声的悲剧人生,对当今那些不理智、不成熟、不客观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深刻教训。

*作者:谢志东,鱼羊秘史特邀作者。

  • 上一篇:“无国界医生”撤出在也门南部人员 以免再遭袭击
  • 下一篇:真爱粉!山东鲁能球迷提前抵达球场 布置看台有条不紊